6月1日,本報刊登《揭秘教輔書暴利產業鏈》一文指出,盡管國家三令五申禁止統一征訂教輔書,但依舊未能斬斷教輔資料伸向學生的撈錢“黑手”。在行政力量的推動下,學生“自愿購買”教輔書,而出版社、教育部門、書店、學校仍分食著其中的高額利益。報道刊發后,立刻引起廣泛關注。

教輔書成了“教腐書”

署名椿樺的博客文章指出,顯而易見,教輔書已經變異為“教腐書”,它教壞了一大批權力者、出版者、發行者及教育者,同時也多少會影響到被教育者。許多年齡稍大的孩子,基本都懂得這種幕后利益鏈條的“好處”所在。此外,教輔書中的不少粗制濫造、差錯連篇之作,也代表著一部分既得利益者的良知完全壞掉,這樣的書,若沒有教出未來的貪腐分子,實乃不幸中的大幸。

署名趙勇的評論指出,權力從來都是惡的源頭,它能制造出藥品暴利,也能打造教輔書暴利鏈條。醫生收紅包,是商業賄賂?;乜鄄粩嗟慕梯o書銷售鏈條呢?里面又有多少層的商業賄賂甚至涉及教育部門的權力腐敗?所有的暴利分食者都在說,教輔書是“市場選擇的結果”,但事實已經很清楚,教輔書暴利恰恰是“非市場”的怪胎,倘若真的走市場,將選擇權交給家長和孩子,權力又哪來的空間上下其手?

“被自愿”是一種“軟暴力”

荊楚網署名沈林的評論指出,教育部門都那么明顯地公布作業目錄了,老師都在教輔書上布置作業了,為了孩子不被“孤立”,家長只能在行政力量的推動下,一次又一次的“被自愿”。其實,這種“被自愿”行為的幕后推手正是教育管理部門。對一些地方的教育主管部門而言,教輔材料無疑是一塊“唐僧肉”。據統計,近幾年全國教材和教輔的出版產值達500多億元。產值達500多億元的教材和教輔市場,對誰都是一個誘惑。為了分一杯羹,相關部門和人員容易置國家嚴令于不顧,違規操作。

署名椿樺的博客文章指出,攤派教輔書這種事兒,說起來當屬陳年爛谷的往事。不同的是,現在攤派的手法有所創新,譬如,教育管理部門及其學校都反復強調,認購教輔書,純屬自愿。這種“被自愿”其實跟所謂“贊助費”一樣,其內涵大家都心知肚明,基本都是弱者贊助或支持并不可憐的強者,語義顛倒且又約定俗成。

完善監督體系擠掉價格水分

署名譚玉正的博客文章指出,哪里有問題哪里便需要改革,義務教育要想良性發展,“統一征訂”教輔的過程中分配、出版、審定、發行、進校,各環節利益均沾的利益產業鏈必須打破,像新華書店獨家經營教材發行的渠道的合理性值得商榷,義務教育實施過程中完善監督體系的必要性也應早日提上日程。

署名然玉的博客文章指出,最大程度發揮教輔功用,同時避免其成為吸金工具,這才是問題的核心。過往,官方試圖通過還原個體的“自由選購權”來剝離教輔的負面影響。但現實看來,這樣的努力收效甚微。教輔產業之暴利,想必不能通過那只“看不見的手”擰干。公眾期待職能部門更多作為:首先,組織利益中立、去權力化的購書指導團隊;再者,明確課堂教學與課后作業與教輔資料脫鉤。自此基礎上,教輔書方能回歸其“輔人”之本性。

(記者 張松 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