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鞋、炒盲盒,近年來,從小圈子蔓延興起的“炒貨”風潮在一些資本的推波助瀾下變了味兒。動輒溢價幾十甚至幾百倍的瘋狂漲幅引得不少圈外人紛紛下海,希望自己能夠復制和延續一夜暴富的神話。

所謂炒作,熱得快,涼得也快。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發現,近幾個月來,一度火爆的“炒貨”開始涼了。

最貴時賣2萬多元

進入鞋圈有10年左右的程梁最近明顯感覺到炒鞋涼了很多。

最瘋狂的時候出現在去年下半年。炒鞋從小圈子內的熱門突然上升到“全民炒鞋”,在新款發售的時候,程梁發現排隊的人群里除了常見的年輕人,甚至還有不少叔叔阿姨輩兒的人。他們拿著小馬扎,頗具耐心地排在隊伍里。和對新鞋滿懷激動的年輕人不同,排隊的大爺大媽顯得頗為淡定。程梁了解到,他們基本都是被鞋販子雇用而來。

在鞋圈,抽鞋是一項必修課,這是在新鞋發售的時候搶“購買權”。抽中一雙新鞋,不僅意味著難得的運氣,更意味著買到即賺到,有時候一雙緊俏的新鞋,在買到手的那一刻,價格甚至能夠暴漲數倍。

“當時在北京三里屯排juice店(一個潮牌)的一款鞋,這款鞋原價是1099元,預售價就已經到了8000多元。”程梁說,這款鞋是明星聯名款,發售的數量非常少,因此還沒問世就已經炒得火熱。想要購買,需要先在線上排隊,取得線下抽簽購買的資格,再去店里排隊重新抽取,抽中了購買名額后才能原價購買。

“這款鞋最貴的時候一些碼數被炒到了2萬多元。”程梁告訴記者,現在男款、女款的價格都跌了不少,女款已經跌破了6000元。

“現在大部分的鞋都降價了。”程梁說,“如果是原價買的,那基本不會賠本。如果是炒鞋高價購買的,那一雙鞋至少要賠2000元。”據他了解,就連人氣一直超高的常青樹“Air Jordan 1”(耐克喬丹系列的一款鞋)也不例外,幾乎每款配色都有較大幅度降價。常規配色差不多歸了1000多元的價位。

鞋子有價無市

程梁說,現在鞋圈給他的感覺,是有價無市。很多鞋子發售的時候被炒得火熱,現在價格也居高不下,但是買家難找。程梁分析,出現“炒鞋涼”的原因,一方面潮鞋畢竟是圈層文化,并不屬于大眾,另一方面也是因為突如其來的疫情,讓經濟的各方面都受到波及。

記者探訪發現,炒鞋涼,也直接體現在線下的實體店里。

在濟南濼源大街附近的一家潮鞋店,記者進入的時候店主正在玩手機。店鋪不大,但在濟南的鞋友圈里卻十分有名,基本目前市面上的熱門款,在這里都能找到。

“隨便看,現在鞋都降價了。”店家熱情地指著喬丹系列的一雙鞋子說,“這雙鞋去年都斷碼,現在不僅號碼全,還便宜,價格只有3500元。”

交談中店主告訴記者,之前一些比較熱門的鞋即便是高價也很難收到貨,現在基本已經不收了。

根據Nike最新公布的財報,受疫情影響,Nike的庫存達到了58億美元,與去年同期相比增長7%。作為球鞋市場的主力品牌,為了清庫存同時也讓財報好看一些,加大銷售力度、補貨很有可能成為一項重要的手段。據業內人士預測,一旦補貨,有價無市的稀缺鞋款甚至能直接在官方店里以原價買到。此外,由于2020體育大賽全部停擺而雪上加霜。缺少了大賽的流量和曝光條件,各大公司常用的特別款、聯名款、紀念款都失去了意義。2020年很有可能不會出現任何一款真正意義上有影響力的鞋款。

價格暴漲近39倍

近年來,同樣炒得火熱的不止球鞋,還有盲盒。

盲盒,包裝上沒有具體標識,內里裝著一款表情呆萌、設計時尚的人偶玩具,購買時沒有人知道里面裝的哪一款,買到什么款式憑運氣。盲盒一般成系列售賣,單只一般在39到69元,一個系列也只有幾百元。但因為新品層出不窮以及“隱藏款”、特別版的稀缺性,激起人們的獵奇心態和賭徒心理,不少人由此“入坑”。

為了湊齊一個系列,不少盲盒愛好者收藏之余,也會通過二手市場進行交換和交流。一些比較受歡迎的盲盒玩偶,甚至會溢價幾倍出售。二手交易平臺“閑魚”的數據顯示,去年某款原價59元的盲盒售價2350元,價格暴漲近39倍。

單是在天貓上,就有近20萬消費者每年花費2萬余元收集盲盒,其中購買力最強的消費者一年購買盲盒甚至耗資百萬元,這里面95后占了大多數。

閑魚數據顯示,二手盲盒交易已是一個千萬級的市場。過去一年,閑魚上有30萬盲盒玩家進行交易,發布閑置盲盒數量較一年前增長320%。

頂點即是終點

如此火爆的盲盒市場,在2020年開春,就硬生生地按下了“暫停鍵”,從去年的頂點戛然而止到終點。

近日,記者探訪濟南多個盲盒店發現,之前熱鬧非凡的盲盒店大多冷冷清清。

一位顧客告訴記者,手頭的十幾個盲盒基本都是去年購入,今年疫情原因暫停購買盲盒后,漸漸失去了原先的熱情。今年上大二的小雪則表示,“我有同學已經開始處理盲盒了,之前都是五六十塊錢買的,現在掛在網上30塊錢就賣。”

記者搜索網上的二手交易平臺發現,不少盲盒賣家標注“退坑”,原價60元左右的盲盒處理價低至十幾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