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高額傭金事件”讓外賣平臺站在了風口浪尖上。連日來,針對美團等外賣平臺的各種質疑聲此起彼伏,有關方面甚至公開發出“交涉函”“調查函”“公開信”“舉報信”等。業界對餐飲外賣行業存在的亂象展開了討論和反思:在諸多亂象的背后,有關外賣平臺被指是罪魁禍首。為促使行業健康發展,要及時遏制亂象的發生,厘清“市場壟斷”等相關問題,進一步加強行業整治力度。

高額傭金飽受詬病

向餐飲商家收取傭金,是外賣平臺的主要盈利模式。但“高額傭金”成為外賣平臺飽受詬病的一個重要原因。

今年2月21日,位于四川省的南充市火鍋協會在寫給南充市市長的舉報信中稱,上線的外賣餐飲商家面臨“高昂的傭金”,美團“在一夜之間上調到20%的扣點”。此外,重慶、河北、云南、山東等地的有關餐飲行業協會也發出公開信,要求降低外賣傭金費率、減少部分傭金。

4月13日,廣東省餐飲服務行業協會公開發出致美團外賣聯名交涉函,稱收到幾百家餐飲企業投訴,美團傭金最高扣點為26%,已大大超出餐飲商家可以忍受的臨界點,要求美團降低傭金。中國商報記者注意到,在上述聯名交涉函的落款簽章處,有廣東烹飪協會、深圳市餐飲商會、珠海市餐飲協會等33家協會和商會的名字和印章。

4月18日,廣東省餐飲服務行業協會和美團外賣發布了一份聯合聲明。根據聯合聲明,美團將對廣東地區優質餐飲外賣商戶加大返傭比例到3%-6%,擴大覆蓋范圍,返傭時間至少延長2個月(自聲明發布之日起)。自此,廣東省餐飲服務行業協會與美團外賣之間的糾紛暫告一段落。

但業界對于美團等外賣平臺收取高額傭金的質疑仍在繼續。比如,此次美團僅對廣東商戶返傭,對其他地區商戶政策是否同時進行相應的調整?傭金的收取是否應根據各地的經濟發展狀況、商戶類型等分類確定具體的比例?截至記者發稿時,美團方面仍未有回應。

入駐外賣平臺的餐飲商家,除了要負擔一定數額的傭金外,還要配合平臺搞優惠活動、承擔相應的配送費用等,無疑會增加商家的經營壓力。中國商報記者注意到,有商家近期在某消費者服務平臺上反映,某外賣平臺收銀系統銷售人員混淆概念,誤導商家上線該外賣平臺就要每店先支付1888元安裝收銀系統。事實上,上線該外賣平臺并不需要購買其收銀系統。商家投訴說:“我們多次聯系外賣平臺官方客服工作人員并說明情況,但平臺聲稱不會退款。”

一位未透露姓名的餐飲商戶日前反映,某外賣平臺涉嫌虛構業績、財務造假和逃稅漏稅行為。比如,原本賣20元的套餐,外賣平臺要商戶加價到80多元后搞特價活動再降回原價。商戶收到的錢是一樣的,但后臺顯示平臺的傭金是按照80元乘以傭金率計算的,這樣操作是不是有利于公司的財報,值得懷疑。“平臺收了我們的傭金從來沒有開具過發票,涉嫌逃稅漏稅。”

疏于審核商家資質

在整個餐飲外賣生態鏈中,外賣平臺處于核心位置,擁有絕對的話語權。相較而言,入駐的商家處于劣勢地位。

“消費者有時候也是被動的,而且處于弱勢地位:一方面要提防外賣平臺搞虛假宣傳和‘殺熟’行為,另一方面要忍受部分商家提供的不合規范甚至違法的食品。”北京市新達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吳子君對中國商報記者表示,值得警惕的是,一些入駐外賣平臺的餐飲商家并不具備食品經營資格,外賣平臺往往疏于審核管理。

一些入駐商家一味地追求利潤最大化,想盡辦法降低成本,往往會忽視食品安全。一些小作坊等小微食品經營者,很難嚴格遵守食品安全法有關的食品安全規定。記者日前曾親眼目睹某提供飲品的外賣商家工作人員,將其制作的飲料簡單打包后直接置放于地面上,等待外賣騎手取走。

中國商報記者在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中查詢發現,北京三快在線科技有限公司(美團外賣平臺的主體公司)和上海拉扎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餓了么外賣平臺的主體公司)均存在“未履行食品安全責任”“為無食品證商戶提供線上服務”等行為,兩家公司及其相關的分公司均多次被多地市場監管部門給予相應的行政處罰。

在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中,北京三快在線科技有限公司及其相關分公司也有多次被行政處罰的記錄。多份行政處罰決定書顯示,該公司一方未認真審核平臺內經營者的許可證,未盡到法律規定的審核義務。

壟斷經營質疑不斷

相關的外賣平臺是否違反我國反壟斷法?其對入駐商家設定“二選一”等有關行為究竟是否構成市場壟斷?

記者梳理發現,早在2015年,美團和大眾點評合并時,就有人質疑涉嫌存在壟斷問題。2017年6月12日,浙江金華市市場監管局對“美團網”限制競爭等違法行為作出處罰,合計罰沒52.6萬元。2018年4月,有媒體報道稱,因滴滴入局外賣市場,美團要求商戶進行“二選一”。當年4月11日,無錫市工商局緊急約談美團、餓了么、滴滴外賣三家外賣運營商。

2019年3月20日,因美團外賣涉嫌誤導、欺騙,強迫用戶修改、關閉、卸載其他經營者合法提供的網絡產品或服務,四川省巴中市通江縣市場監督管理局對美團外賣強迫商家“二選一”當事人進行處罰,罰金高達25萬元,并且“責令停止違法行為”。

今年4月14日,深圳市消費者委員會分別向北京三快在線科技有限公司、上海拉扎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發出了調查函。調查函列明了有關傭金比例設置和“獨家經營”兩個方面的問題。其中,有關“獨家經營”問題為:深圳地區有多少餐飲商家接入你司外賣平臺?有多少為你司平臺“獨家經營”?

上述調查函要求兩家公司于今年4月17日前就此問題提供書面資料。截至記者發稿時,深圳市消費者委員會尚未公開發布收到有關書面資料的信息。

南充市火鍋協會在前述舉報信中稱:“美團為了達到自己的壟斷經營目的,在業務拓展中強行要求上線的商家必須由其同意配送,拒絕商家自行配送,同時只能與美團獨家合作,拒絕與餓了么等公司合作,否則扣點將會從20%增加至30%,而且根本就不予辦理業務。”

廣東省餐飲服務行業協會在4月13日的聯名交涉函中表示,美團強勢要求餐飲商家做“獨家經營”,否則就強制注銷、下架門店,涉嫌違反反不正當競爭法、反壟斷法、電子商務法關于禁止排除競爭的相關規定。

美團方面始終未正面回應是否涉嫌壟斷的問題,其在4月18日與廣東省餐飲服務行業協會共同發布的聯合聲明中表態:“美團尊重商戶自主選擇線上各類平臺,支持餐飲商家自主運營私域流量的多渠道發展,美團也將全面開放配送平臺來對接。”

南充市火鍋協會等多家行業協會呼吁,應該加大對餐飲外賣行業的整治力度,希望維護、恢復良好的餐飲經營市場環境。

涉嫌壟斷?法律人士這么看

“經營者利用自身優勢,阻礙他人與競爭對手發生正常交易的行為,往往會被認定為‘不正當競爭行為’。”北京市新達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吳子君在接受中國商報記者采訪時表示,比如,2017年,浙江省工商局公布2017浙江“紅盾網劍”專項執法行動十大典型案例,其中一個典型案例是,金華查處“美團網”不正當競爭案。

經查,“美團網”為金華地區市場占有量最大的網絡食品經營平臺,其利用優勢地位,以“合作承諾書”的方式,要求入網經營者簽訂協議,約定入網商戶只與其獨家經營。最終,金華市市場監管局根據《浙江省反不正當競爭條例》依法予以處罰。

“外賣平臺是否涉嫌壟斷,要依法認定。我國反壟斷法規定的壟斷行為包括:經營者達成壟斷協議,經營者濫用市場支配地位,具有或者可能具有排除、限制競爭效果的經營者集中。”吳子君對記者表示,現在的問題是,外賣平臺是不是具有市場支配地位?

互聯網第三方數據機構DCCI 2019年發布的《2019Q2網絡外賣服務市場發展研究報告》顯示,美團外賣和餓了么是網絡外賣服務主流平臺。美團外賣市場份額達到64.7%,餓了么(含餓了么星選)占比34.4%。

吳子君表示,反壟斷法第十九條規定,一個經營者在相關市場的市場份額達到1/2的;兩個經營者在相關市場的市場份額合計達到2/3的,都可以推定經營者具有市場支配地位。2019年7月25日,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發布了《禁止濫用市場支配地位行為暫行規定》,對禁止濫用市場支配地位行為作出了更為詳細的規定。

那么,究竟由誰來認定經營者是否濫用市場支配地位,是否構成壟斷行為?

據吳子君介紹,在司法實踐中,法院往往會依據反壟斷法第三十八條“反壟斷執行機構依法對涉嫌壟斷行為進行調查”的規定,認為“是否構成壟斷經營,應由相關行政部門作出認定”。國家市場監管總局2019年7月25日發布的《禁止壟斷協議暫行規定》明確,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負責壟斷協議的反壟斷執法工作。同時,國家市場監管總局根據反壟斷法第十條第二款的規定,授權各省(區、市)市場監督管理部門負責本行政區域內壟斷協議的反壟斷執法工作。

此外,今年4月5日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發布的《關于支持疫情防控和復工復產反壟斷執法的公告》還要求,加強經營者反壟斷合規指導,支持經營者根據自身業務狀況、規模大小、行業特性等,建立健全反壟斷法律合規制度,全面、有效開展反壟斷合規管理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