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物浦海上商城”是否會被除名?

“利物浦海上商城”2004年列入《世界遺產名錄》。它的突出普遍價值是“見證了18世紀至19世紀世界主要貿易中心的發展歷程。”但利物浦正在北部港口進行的“利物浦水岸”(LiverpoolWaters)建設開發項目,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看來會在視覺上把各個船塢區域分割開來,海上商城的天際線及輪廓將因此遭到改變,因此在2012年將其列入了“瀕危名錄”。

此后,英國并沒有采取讓世界遺產委員會滿意的挽救措施。2019年的大會決議中明確指出:如果再不能采取有效措施,“利物浦海上商城”將很大可能在2020年被除名。

世界遺產被除名是有先例的,第一個從《世界遺產名錄》中被剔除的項目是德國德累斯頓易北河谷文化景觀,原因是那里修建了一座橫跨易北河的現代化大橋,破壞了遺產景觀。此外,烏茲別克斯坦的沙赫利蘇伯茲歷史中心因為城市建設大肆破壞了歷史街區,在2018年被國際古跡遺址理事會(ICOMOS)建議除名,但由于多數委員國反對而留在了名錄中。

那么,第二個被除名的文化遺產,會不會是“利物浦海上商城”?福州大會期間,這個項目會引起許多人關注。

對中國文化遺產保護的啟示:

利物浦海上商城出現的問題,也給我們中國世界遺產地提了個醒。世界遺產區域里和周邊的大規模的城市開發項目,必須遵循《世界遺產公約》“操作指南”的要求,不破壞遺產的突出普遍價值、真實性和完整性。更為重要的是,世界遺產中心不會在破壞成為既成事實之后再采取行動,而是在項目還處于規劃方案時期便關注并開展監測。因此,遺產地不應存有僥幸心理,以避免出現不可挽回的后果。

加德滿都谷地是否真被列入“瀕危名錄”?

2015年,尼泊爾發生大地震,世界文化遺產加德滿都谷地遭受了嚴重破壞。由于災后修復進度緩慢,且修復質量令人堪憂,ICOMOS已連續數年建議將其列入“瀕危名錄”,由全世界的資源共同搶救這項遺產。但是,尼泊爾方并不希望這樣做。他們認為被列入“瀕危名錄”,是對遺產形象乃至國家形象的破壞,列入瀕危非但不能幫助其更好修復遺產,反而會導致旅游業受到影響。

“瀕危名錄”最初設置的目的,是使那些最需要搶救的文化遺產優先獲得國際援助。但近年來,是否列入“瀕危名錄”成為世界遺產大會上各國博弈的重點,加德滿都谷地便是典型代表。在2019年大會上,來自阿塞拜疆的大會主席對尼方一再拖延行為表示不滿,罕見地動用了主席權力,要求在決議里加上:2020年是加德滿都的最后機會,如果再沒有實質措施,就必須列入瀕危。因此,加德滿都谷地項目,也必將成為2020年福州遺產大會的焦點。

許多專家判斷:ICOMOS將會繼續建議將該項目列入“瀕危名錄”;但遺產委員會最終采納這項建議的可能性依舊不高。實際上,中國在震后派出了專業團隊,一直在支持尼泊爾文化遺產災后修復,比如加德滿都谷地杜巴廣場九層神廟的修復項目,獲得了尼方的認可;也有不少國際專家常年活躍在尼泊爾文化遺產保護修復前線。因此,列入“瀕危名錄”,究竟能夠多大程度為尼方的遺產修復帶來實際“益處”?這確實值得思考。

不過,我們預計在福州大會上,加德滿都谷地項目依舊會激發各方熱烈的討論,甚至會引申至關乎“瀕危名錄”效力及其未來存續。

對中國文化遺產保護的啟示:

加德滿都谷地出現的瀕危狀況,至少說明了近年來當事方缺乏有效的溝通。所以,作為負責任的遺產國,在協助修復文物的同時,也應力求促進各方的溝通,幫助其更好納入到國際遺產保護的語境之中。

(作者系中國古跡遺址保護協會秘書處主任、中國文化遺產研究院副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