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四天的斡旋之后,石油價格戰終于落下帷幕,減產協議也板上釘釘。妥協背后,是越來越扛不住的產油國,與其被低油價和儲備空間逼得被動減產,還不如主動止戈。目前看來,雖然970萬桶/日的減產規模不是個小數目,但相較于目前市場的供過于求而言,似乎依然不夠。OPEC+已經低頭,油價的回暖還在等著更多G20國家的松口。

減產970萬桶/日

雖然談判過程充滿曲折,好在結局依然在意料之中。北京時間4月13日凌晨,由沙特阿拉伯主持召開的OPEC+緊急視頻會議結束,并達成了市場翹首以盼的減產協議。第一階段減產970萬桶/日的結果,與上周透露的1000萬桶/日,相差無幾。

值得注意的是,這是OPEC+機制成立以來達成的最大規模的減產協議。OPEC+機制成立于2016年,由沙特主導的OPEC和俄羅斯等非OPEC產油國共23個國家組成,全球第一大產油國美國并未參與這一機制。

根據OPEC+會后發布的聯合公報,此次減產為遞減式,分為三個階段:自5月1日起減產970萬桶/日,為期兩個月;7月1日-12月減產770萬桶/日;2021年1月-2022年4月減產580萬桶/日。協議有效期至2022年4月30日,但將在2021年12月重新核定。

“史無前例時期里史無前例的措施。”花旗大宗商品部門全球負責人Ed Morse評價道。從減產的力度來看,這份協議足以表明產油國首次協同應對新冠肺炎疫情的決心。目前,疫情在全球的暴發已經導致石油需求空前崩潰,并助推油價至罕見的歷史性低位。

除了這份協議之外,伊朗石油部長贊加內還表示,沙特、阿聯酋、科威特三國同意自愿每天再減產200萬桶,以挽救國際油價頹勢。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援引消息人士的說法稱,OPEC+協議以外各國已經作出承諾,每日減產400萬-500萬桶原油作為對OPEC+減產的補充。

受減產協議的利好消息影響,油價很快得到一定程度的提振。截至北京時間4月13日15時,WTI原油主力合約漲2.11%,報23.24美元/桶,布倫特原油主力合約漲1.14%,報31.84美元/桶。之后,沙特阿美也終于公布了5月原油的出口價格,消息顯示,沙特阿美將5月銷往歐洲西北部的阿拉伯輕質油的官方售價設定為較洲際交易所(ICE)布倫特原油期貨貼水10.25美元/桶,將5月銷往亞洲的阿拉伯輕質油的官方售價設定為較阿曼/迪拜均價貼水7.3美元/桶。

談判一波三折

油價并未出現大幅上揚,或許是因為減產約1000萬桶/日的規模早就有了信號。在上一輪即4月9日召開的OPEC+緊急會議上,沙特與俄羅斯等國就已經達成了初步減產意向,計劃從5月、6月起,每日減產原油1000萬桶,約為危機前需求的10%。

只不過,墨西哥的臨門一腳,讓各方不歡而散。在上一次會議的討論中,墨西哥不滿意自身的每日40萬桶的減產份額,表示僅愿意每日減產10萬桶,導致協議未能生效。由于不同意減產方案,墨西哥甚至中途退出了OPEC+會議。

態度強硬的墨西哥也有自己的考量。作為西半球主要產油國之一,石油業對墨西哥經濟的貢獻舉足輕重。但近年來,墨西哥的石油工業陷入了衰退狀態,截至2019年,日均產量已經降至170.3萬桶。與2004年相比,降幅達到了50%。2018年12月,剛剛就任總統的洛佩斯還曾表示,計劃五年內把墨西哥的原油產量提升45%。

為了盡快看到減產協議,美國出手了,一方面再次施壓沙特,另一方面安撫墨西哥。在美國眾議院致信警告之后,一些美國共和黨參議員也與沙特石油部長進行了電話會議。“沙特花了一個多月的時間對美國的石油生產商發動戰爭,而我們的軍隊卻在保護他們的石油生產商。那不是朋友對待朋友的方式,”北達科他州共和黨參議員凱文克萊默表示,“沙特的下一步行動將決定我們的戰略伙伴關系能否得到挽救。”

與此同時,美國還將為墨西哥減產30萬桶/日。美國總統特朗普表示,美國愿意協助墨西哥,由美方先承擔“一些閑置”,之后再補上這個部分,但并未說明具體措施。雙管齊下,因而在此次的會議中,與會各國也作出了退讓,同意將墨西哥的減產份額降至每日10萬桶。

遠水難解近渴

“這將挽救美國能源行業成千上萬個工作,”對于這份減產協議,特朗普大加贊許。但市場卻對此持懷疑態度,減產規模不夠是目前的普遍認知。Kenanga Research公司也持類似的觀點,OPEC與其他產油國達成的減產協議可能不足以解決需求疲弱的問題,首輪為期兩個月的減產僅能防止油價暴跌。如果減產規模達不到至少2000萬桶/日,油價就不會重回50-65美元/桶的水平,“我們維持2020年布倫特原油均價為40美元/桶的預期”。

“1000萬桶不夠,這大概是疫情前需求的10%,但疫情發生以來,市場估計需求下降了20%左右,”廈門大學中國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長林伯強認為,當然這比沒有減產協議要好,但要想把油價拉高,肯定還是不夠的。如果疫情得到控制的話,油價有可能拉回到40美元,但是今年油價上漲的空間不太大。

中央民族大學副教授程春華也認為,“減產不足以扭轉供過于求基本面,對油價影響不大,還是會跌”。受全球疫情影響,原油市場的需求正在持續疲軟。目前,全球有約30億人因為居家令影響而無法出行。據Rystad能源公司日前預測,4月全球石油需求量將比同期平均水平減少2300萬桶/日,5月將減少1600萬桶/日,6月將減少1200萬桶/日。

相較之下,庫存卻幾近見頂。市場研究機構IHS MARKIT分析稱,按照當前的供求速度,2020年上半年原油庫存將增加18億桶,剩余的存儲空間估計僅有16億桶,全球或將在3個月后無處存放石油。減產1000萬桶/日,如果從最樂觀的2000萬桶/日過剩量的基數上算,很顯然可以延緩庫存增加的速度,但是原油市場仍然是大幅過剩的。

林伯強分析稱,現在主要要看美國、加拿大等國的舉措,特別是美國的產量能降低多少?,F在的問題在于庫存已經很高了,達到某點臨界值后,生產出來的原油過剩,就沒有儲備空間,即使美國不主動減產,生產出來了也可能沒有地方來儲備,也會導致被動減產。

前海開源基金首席經濟學家楊德龍表示,“美國現在是世界上最大的產油國,這一次沙特和俄羅斯愿意減產,那么之后他們也會督促美國、加納、巴西等G20組織的大型產油國加入減產協議,不過現在結果還不確定”。美國目前并未拋出具體的減產計劃,僅暗示,美國生產商已經開始削減產量,以抵御油價暴跌。美國能源部長布盧伊萊特在G20上預測,到今年底,美國石油日產量將減少近200萬桶。

除此之外,高盛還拋出了關于減產協議能否落實的問題。約定的減產幅度并不代表著實際減產數量。從過去的情況來看,實際執行中減產規模還要打折扣。高盛認為,假設5月OPEC核心成員能夠不打折扣、完全履行減產協議,其他成員履約率為50%,那么OPEC+的產量實際上僅比2020年一季度減少430萬桶/日。北京商報記者 陶鳳 湯藝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