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近年末,“春節保姆日薪超500元”的話題引發關注。有媒體報道,2020年春節期間,家政服務人員價格將全部上漲,頂班保姆的日薪,也都是300元起步,最高的能夠達到500元以上。

每年春節將至時,保姆薪資、保姆緊缺等都會引發熱議,需要雇用保姆的家庭也說,過年期間找個合適的保姆不容易。

那么,今年杭州保姆市場的情況如何?錢江晚報記者最近走訪了杭州朝暉家政服務市場,和中介、阿姨們聊了聊。

“阿姨緊缺?你看我們這里每天都坐著等待雇主聘用的阿姨。”杭州朝暉家政服務市場誠旺家政服務部負責人章鳳娟說,現在是雙方需求匹配難度增加了:雇主們有自己挑人的一套標準;阿姨們接活兒,大部分也都要權衡勞動報酬、服務強度等各種因素。

3300元陪聊一個月沒人干

“你是哪里人?”“多大年紀?”“過年回老家嗎?”……12月25日,50多歲的杭州人王先生,想替自己75歲的母親尋找一位保姆,“母親住在老年公寓,吃飯洗衣都有人照顧,行動也還算自如,就想找一個人陪她說說話,晚上照看一下。”

他身邊很快圍攏了一圈阿姨,但她們都沒有接這單活的意愿。

“一個月工資3300元,快過年了,這樣的價格肯定找不到。”一位來自東北的阿姨很耿直:即使這樣的活兒比較輕松,但她們的主要目的是掙錢,“錢少了,其他都沒用”。

下午3時,登門尋找家政服務的雇主寥寥,阿姨們三三兩兩坐著聊天,同時也會分享一些招工消息。“剛來一位雇主,住的是5層別墅,一個月6000元,你做不做?”一位阿姨問。很快,周邊很多阿姨開始討論,有人估計,“5層樓打掃衛生,又要做飯,還要看小孩,非常累,吃不消。”有人直言,“這么重的活兒不劃算。”

記者在家政服務中心蹲點的幾個小時內,陸陸續續來了一些雇主,但真正簽約的寥寥無幾。51歲的黃先生,想為家中老人尋一位住家保姆,在市場轉了好幾圈,也沒相中合適的。他說,“過年期間工資肯定會漲,我也能接受,但主要是沒眼緣,挑保姆要看眼緣的。”

過了60歲就不好找活兒了

來自江西的韓阿姨在市場等了好幾天,還沒有等到相中她的雇主。她說,最主要因為年紀,“我今年62歲了,好多東家會嫌年紀大,怕做事不利索,還怕我在家里身體出問題,擔不起這個責任。”

“當然40多歲的最受歡迎啊,”韓阿姨觀察著一些正在和雇主談條件的阿姨,有點不服氣,“她們有底氣啊,主要是年輕嘛,但好多都不如我有經驗。”

采訪期間,韓阿姨對記者提出,不要總是寫“保姆荒”,“你看看,哪里荒了嘛,不都是等著的阿姨嗎?”她回憶,去年,市場突然涌進了一批“生面孔”阿姨,這些阿姨說,在電視上看到說杭州“阿姨荒”、工資又高,就從溫州、臺州等地跑了過來,“結果一來,發現根本不是這回事,第二天就回去了。”

韓阿姨也有些埋怨,她認為,大批“年輕”阿姨到來,會搶走她為數不多的機會。

男保姆委屈:做飯洗衣我都會

“你從哪里出來的?”“我現在沒在家里做,做保安出來的。”

“為什么跑這里來了?”

“重新做保姆了。”

一位阿姨坐到老張旁邊,與他閑聊。51歲的老張,是當天市場上唯一的男性應聘者。他從保安改行,是覺得家政行業工作收入穩定,“拖欠工資的情況少,還有家庭溫暖。”

早在2006年,老張就跨入家政行業,后來,因為男保姆接受度降低,他開始找其他活干。

老張說,一般的家庭都不太接受男保姆,一方面,很多男保姆會抽煙喝酒,引起家庭老人不滿,“把風氣給搞壞了。”另外,男保姆在家里吃喝花銷更大,“打個比方,女人吃一碗飯,我們可能就得吃2碗,一般家庭也有點吃不消。”

一旁的阿姨接過話茬,“男保姆和我們比,完全沒有競爭力。搞衛生、洗衣服、做飯都是女人做得好。”

老張一聽急了,“我也一樣會做飯、洗衣,還比你們力氣大。”

趁快過年,老張決定再試一試。他說,“最好能找個長期的,要不行,就當短期替班保姆,工資也高。”

阿姨們就給他支招,一般臘月二十以后,會出現一個“替班潮”,很多原來住家的保姆,可能就會出來做替班。工資根據新雇主家的工作量而定,一般是300-500元一天。

老張聽后馬上問了一句,“500一天是看老人還是小孩啊?”“當然是小孩啊。”

老張“哦”了一聲,不說話了。他知道,一般病重的老人,或體胖的老人才更樂意選擇他。

過年紅包最考驗雇傭關系

在朝暉家政服務市場,我們了解到,一般過年期間,大多數阿姨都希望雇主能夠加雙倍工資,或者給她們發個大紅包。多位阿姨說,雇主一般都會在春節期間給她們漲工資、包紅包,買衣服等。如果有的雇主不愿意,她們可能就會在春節臨近時,稱家里有事辭工,或跳槽,到家政市場來看看新的機會。

“不過大部分阿姨過年期間還是回家的,替班的確實是少數。”一位阿姨說道。

今年準備留在杭州過年的柯阿姨說,預期春節薪資是400元一天。但是,她說家政服務中介不愿意漲價太高,“他們怕擾亂市場,也怕要價太高,簽約率降低,影響他們的提成。”所以有時候,她也會做兩手準備,自己去找雇主談一下,或者再去中介處簽協議,“沒協議就沒保障。”

目前,柯阿姨已有一個潛在雇主,對她很滿意,但柯阿姨還想再觀望一下。“因為需要照顧一位中風老人。”她說,大多數阿姨更愿意照顧小孩,工資相對高一點,一般看小孩一個月有6000元以上,照顧老人4000元-5000元左右。

在家政服務市場,我們還發現,來的多是年紀稍大的阿姨們和雇主。

“現在很多80后、90后夫妻找家政服務,更傾向在各種互聯網平臺找,這也會分流一部分客戶。到家政中心來找阿姨的,多是上了年紀的人。”章鳳娟說,現在,一些年輕的阿姨,也會選擇在網上掛靠家政服務平臺。

過年,該不該給保姆包紅包?歡迎掃描左上二維碼來說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