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張熱門演唱會的門票經過層層轉手后,由幾百元炒至上千元,已不是新鮮事。對于諸多追星粉絲而言,演唱會有多受歡迎,黃牛就有多瘋狂。日前,有粉絲向記者反映,自己偶像的演唱會門票原價1080元,被黃牛炒到了1.5萬元以上,“虛高門票的頻繁出現,嚴重損害了觀眾的權益”。

在這樣的背景下,如何防黃牛一直是業界共同關注的焦點話題。1月1日,《證券日報》記者從大麥網方面了解到,于當日舉辦的張信哲演唱會已經實現了純電子票無紙化入場。

大麥網票務與現場產品負責人滕楊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采訪時表示,與傳統紙質票相比,電子票通過加密動態二維碼的形式,能夠有效防止假票行為,同時,還能夠應對“丟票”情況的出現。“對于演唱會這個比較特殊的場景,電子票能夠方便快速的進行人流的分撥,且電子票數字化后,能夠承載的信息量是可以無限增加的。”

演出市場亂象待解

隨著人們生活水平的日益提高,我國演出市場規模正不斷擴大。根據中國演出行業協會于2019年11月份發布的《2018中國演出市場年度報告》顯示,2018年我國演出市場總體經濟規模達514.11億元,同比增幅5%。其中演唱會市場號召力強勁。

但在市場繁榮發展的同時,對于諸多觀眾而言,買不到票、買到假票、高價買票等情況,正逐漸成為困擾其觀賞演出的重要因素。有觀眾向記者表示,遇到熱門的演唱會,門票基本都是“秒沒”,“要是非常想看,只能被迫選擇去黃牛手里用翻好幾倍的價格拿票”。

2019年12月份,文化和旅游部發布《文化和旅游部關于進一步加強演出市場管理的通知(征求意見稿)》,提出探索建立全國統一的演出票務監管服務平臺,推動票倉公開透明;并提出將加強票源流向監管,支持充分運用信息網絡技術,實時監測演出票源及流向,促進演出票務公平交易。

有不愿具名的分析人士向記者表示,黃牛之所以能在演出市場中引發一系列亂象,根本原因在于其“有途徑、有方法”拿到大量票,再以高價轉手賣掉牟利。在他看來,鑒于動態二維碼實時刷新的特性,電子票能夠從源頭上降低黃牛大量獲票的可能。

“90后甚至00后已經逐漸成為了現場娛樂的消費主力,而在移動互聯網越來越普及的今天,無紙化已經在多個場景下應用了,包括飛機票、高鐵票等,使用電子票都已經不是新鮮事。”上述分析人士提到,演唱會無紙化票務的運用也必然是行業發展趨勢之一。

滕楊提到,相較于其他場景,“演唱會是這個行業最難啃的一塊骨頭”。大麥網無紙化項目負責人高初也向《證券日報》記者表示,演唱會的無紙化,堪稱演出行業中最復雜的一個環節,“因為演唱會涉及更高的現場安保需求,也涉及更大的人流的峰值,還包括現場導引、票務保真等各個方面的問題,大型演唱會無紙化是行業現場能力的‘冠冕’”。

電子票具多重優勢

“如果未來實現較大規模無紙化之后,用戶的使用習慣將更加便捷的,找票、換票、流轉,更加安全。一個大型現場實現無紙化,從某種程度上是完全可以消滅假票問題的。”滕楊向記者表示。

除了解決假票問題,他同時提到,現實中還有因紙質票丟失而去翻垃圾堆找票的真實案例。去年8月份,上海松江的秦女士誤扔了兩張演唱會門票,不得不和老公去垃圾堆尋找,最終用時3小時在3噸干垃圾中翻出門票。

有觀眾向記者表示,此前自己從北京前往成都觀看演出,但飛機落地后發現票落在了北京的家里,無奈之下只好到處尋找當天能從北京飛往成都的朋友給“捎過來”。電子票的應用,無疑能解決這種困境。

“紙質票的缺點還在于,需要大規模的紙票流轉、取票機和票務人員,成本較高。”上述分析人士提到,相較之下,電子票能夠對每張票的購買、轉贈等行為進行追蹤記錄,如果有異常行為,如大量多次轉票等,官方能及時干預。

在高初看來,票據電子化后具備多個優勢。“數字化之后我們的轉贈票是實時的,并且如果場地有變更,退票也是實時的,更智能。同時,我們可以在線上為用戶搭載導引,包括用車、周邊服務等一系列內容,用互聯網的方式連接。此外,一場大型演唱會三萬張票就相當于100棵樹,這個過程我們也是在通過無紙化實現環保。”高初表示。

事實上,據記者了解,演出市場票務嘗試無紙化在幾年前就已經開始,但通常采取紙質票+電子票進場的方式。此次張信哲演唱會實現全部無紙化入場,這在業界還是首次。

對此,高初表示:“實際上我們要做的是一個更開放的行業生態,通過數字化的方式去推行統一的行業的電子票務標準。”他提到,未來,會通過阿里體系內部,以及合作伙伴、主辦方間的配合,共同推動行業向前邁進。